裸条贷女孩卖淫年仅14岁成了这个犯罪团伙的“摇钱树”事件始末

想到去年被迫卖淫的惨痛经历,刚满15岁的女孩张淼淼不禁一阵后怕。想让老乡帮忙介绍工作,没想到却被拉进了涉黑卖淫团伙。2017年,年仅14岁的张淼淼成了这个犯罪团伙的“摇钱树”。

不久前,河北省石家庄高新区法院一审宣判该犯罪团伙成员分别获得有期徒刑6个月到9年,这个以裸照威胁年轻女孩卖淫的犯罪团伙最终受到了法律的制裁。

裸条贷女孩卖淫年仅14岁成了这个犯罪团伙的“摇钱树”事件始末

一通电话背后的“陷阱”

“我和我姐姐吵架了,你能不能来我家一趟?”2017年7月19日凌晨,刘文达接到女朋友张淼淼的电话后,便着急地赶往张淼淼所在的小区。谁知这竟是一个圈套。

着急赶到小区楼下的刘文达,遇见了一名自称张淼淼姐姐的女子,该女子上来就指着他的鼻子说,张淼淼已经两天没有音讯,并质问刘文达是不是拐了她妹妹,俩人是不是发生了关系。

面对质问,刘文达有些紧张。他和张淼淼是在一个月前通过交友软件认识的,此后,刘文达带着张淼淼去北戴河玩了两天,期间发生过关系。就在刘文达心里打鼓时,小区里又出来了3名男子,其中一个自称是张淼淼“干哥哥”的男子上来就给了刘文达一巴掌说:“你是不是睡了我妹妹?你知不知道她才14岁?你说这事怎么办吧?”

刘文达没被这一巴掌打懵,却被张淼淼才14岁的消息弄懵了,因为在他看来,张淼淼打扮成熟,看上去完全不像未成年人。看着对方气势汹汹,刘文达估计这事难以收场,就想着花钱消灾,但对方张口就要10万元,让刘文达非常为难。身上只有1万元的刘文达,想让对方通融通融。一番纠缠下来,对方把刘文达带到张淼淼住处,并记下刘文达父母的电话,威胁他如果不把钱准备好,就给他家里人打电话。

一整夜,刘文达只凑了1.7万元转给张淼淼的“干哥哥”。但这位“干哥哥”并不满足,第二天上午,就叫上了两个兄弟带着刀找到刘文达,并押着他挨个找朋友借钱。期间,刘文达的一位朋友看情况不对赶紧报警,随后警方一举把人拿下。但让警方没想到的是,这起看似简单的敲诈勒索案,背后竟牵扯出了一个卖淫团伙……

所谓校园裸贷

自称张淼淼“干哥哥”的男子叫王晓飞,自称姐姐的女子叫王莉莉,另外两名男子分别是卢小强和边志旭。事实上,他们是一个卖淫团伙,利用张淼淼上演了一出敲诈勒索的好戏。

出生于1993年的王晓飞是河北石家庄人,长期做放贷业务。2017年,他认识了专门做校园裸贷的老乡卢小强。所谓校园裸贷,就是在校学生通过“裸持”(以手持身份证的裸照为抵押)在借贷平台借款,逾期无法还款会被公布裸照给家人朋友或发布在网上。裸贷的利息通常非常高,尤其利滚利后更难偿还。

王晓飞告诉卢小强,自己想在石家庄通过组织妇女卖淫挣钱。因为做校园裸贷,卢小强手里掌握着借贷女孩的信息资源,而王晓飞手里有钱,于是俩人一拍即合,决定以通过给女孩拍裸照的方式,逼迫她们卖淫还账。

王晓飞作为该团伙的首要分子,负责出钱安排女孩的日常生活,并安排她们去卖淫收取嫖资。卢小强负责找这些借钱的女孩,并说服这些女孩通过卖淫还钱,边志旭则是跟着卢小强帮忙。王晓飞的女友刘文因负责做饭,给女孩拍裸照,平时在家负责看守这些女孩。此外,王晓飞还联系了“纤纤足道”的足疗店老板娘白丝文,由她负责介绍嫖客,提供卖淫场所,并从中收取差价。

王晓飞和白丝文商定,客人和卖淫女发生一次性关系,白丝文向嫖客收取400元,王晓飞得300元;卖淫女陪客人一晚上,期间发生性关系,白丝文向嫖客收取1000元,王晓飞得800元。

以裸照威胁女孩卖淫

朱璐雨是这个团伙的第一个“猎物”。

21岁的朱璐雨在2017年5月9日向卢小强借了4500元,周利息是2000元,算上周息和各种费用就变成了借款7500元。按照高利贷的“规矩”,朱璐雨打了双倍借条1.5万元,签下借款合同,借期一周。得知朱璐雨并没有偿还能力,卢小强就顺势将她介绍给了王晓飞。

5月20日,在王晓飞的“帮助”下,朱璐雨借到了2万元,但前提是打两张欠条,一张2万元,一张2.5万元,并拍摄了裸照放在王晓飞手机里。

显然,朱璐雨还不上这两笔金额更高的借款,王晓飞等人便每天劝说其卖淫还钱,进行“精神胁迫”。刚开始朱璐雨不同意,但由于一直还不上钱,王晓飞等人就威胁她:“要么卖淫还钱,要么就去找你家人还钱。”

在王晓飞的一处卖淫点里,卢小强威胁朱璐雨说:“这段时间我们钱没见到,你要是在这边好好‘干活’,钱我就不着急要,你如果不听话,就带你回家找家里人要钱。”朱璐雨很害怕家里人知道借钱的事,最后只好妥协:“钱的事情肯定不能让父母知道,我会在这里好好‘干活’”。

后来,朱璐雨就开始卖淫还账。虽然没有人限制朱璐雨的通信自由,但也总是到点才让她回去,朱璐雨也不敢提前走。在她印象里,王晓飞平时说话就透着黑社会的样子,还曾说剁过欠债人的手,甚至逼死过欠债人的亲人。在王晓飞家里的窗台上还放着一把长刀,朱璐雨很怕不听话会受到伤害。

卖淫一段时间后,朱璐雨仍没有还清借款,最终在7月初选择了逃跑。王晓飞等人给她发微信威胁说:“必须回来,否则你的照片会在学校老家满天飞,我们还会到你家里和实习的地方去闹,你家里人见一个打一个。”

因为生气和害怕,朱璐雨选择了报警。直到案发,朱璐雨也没有还清债务。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标签:

分享到: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

扫一扫 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上一篇: 下一篇: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loading